没想到难过的时候,还是要靠大老师的歌给我安慰,想念『花儿乐队』。

兜兜转转,终于在521这天和弟弟了断了尘缘,等解封后,买个不大不小的盒子把他过去送给我的点滴物件都封存起来吧,那些硬币,那些摆件,那些情书。这段感情让我在人到中年又上了一课,最初口口声声不在意的事情到最后句句不离成为最在意的,最初的火热之心到最后一定也会变本加厉地冷酷无情,一开始对你有多好,ending时指定对你有多狠呀。

回来第一件事,取关了两个喜欢转文的账号,跟账号主人本身无关。只是原本觉得看转文可以让信息获取更简便同时拓宽信息眼界,后来发现,我不需要纷繁地Tl,只求一片干净田野,若往后在此能偶得几位只爱碎碎念地象友,属实有幸了。

『老农种树』我很喜欢的游戏,他不喜欢,他很不喜欢,可我当初还想着和他一起在虚拟山头开辟我俩的神仙森林。

那天一场大雨
​那天是观世音菩萨的成道日
​可是菩萨动不了因果
​于是上天大哭

今天,好几个志愿者和负责扫核酸登记码的大白吵了起来。开始吵(我在场):请大白调整一下扫码的点位和时间,别让居民等太久导致核酸点位特别空而扫码点位水泄不通,没想到其中一位大白不予理睬地同时说了一句“我不管,我不担责任”;结束吵,如下图志愿者描述。原以为是医务人员,结果是街道派来的。

我想说,无论是否专业医务人员,但凡你穿上这套被人民群众给予尊重和感恩的防护服就该在这个岗位上具备一定的操守,不要把日常的恶俗习性带来如此艰巨的现场,更不要用因为精疲力尽所以才如何如何当做借口,因为如果真的累了,就不会让我听到你们在一边高谈阔论现场有多少美女,眼睛好看还是身材更嗲。

家门口的小区公园封闭了,只剩外围的郁金香在悄然盛放,我扛着相机狠狠偷窥了一把。愿这个春天,一切小事都美丽无尽,所有病毒都毁灭。

我至今踏出的第一步是做美甲,还是2018年初,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虽然下班了,但唐纳德和黛西依旧手拉手,甜甜地。

上周日在迪士尼见到了全上海最火的女明星,年卡用户表示有点激动,因为来了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瞅她(其实也没有很近,前面人头多多,感谢华为手机镜头可以怼很近)虽然我完全不晓得她是怎么火起来的,对她也毫无心动感觉,但周遭打扮漂亮的女生们则耐着心排长队等着和她合照,合照的时候还会跟她说好多话,比如“妈妈爱你哦”😃。花车巡游快结束时,一大群琳娜贝尔的拥护者就如丧尸般外加海啸般地跟在这辆车后面直到花车彻底消失在眼前。

我们时常说,自己都不爱自己怎么还会有人爱,可是我那么爱自己了别人还来爱我啥?我还需要别人爱吗?需要啊,可是爱我啥捏?自己照顾不好自己别人怎么会照顾你,可是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了别人还照顾我啥?我还需要别人照顾吗?需要的,照顾我啥捏?

为啥长毛象上几乎看不到日常碎碎念?仿佛这是一个发泄政治怨气的地方。

惊蛰,按照节气应该喝个『康复新液』应应景,可惜手中没有,随意煮个小茶“暖拥小炉时”吧 :bili_emoji_huaji: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真的累,这说话模棱两可是为了体现啥?

Show older
小森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愿这里,成为属于你的小森林。